城墙故事:“铁打的六合”

2019-03-23 12:45

  大家都知道南京主城区有650岁的明城墙,其实,古代南京周边的几个县城也都建有城墙,可惜如今大多已寻不到踪影,所以,六合那一段百余米的明城墙得以留存至今,更显珍贵。而它所见证的那些历史沧桑,也很值得一说。

  很多人都不知道,六合也有一段明城墙。它为南北向,东面是六合城隍庙遗址,西面与古老的护城河相邻。目前这段城墙全长117米,高约6米,顶部宽4.8米。南北两端原为断壁,现已分别连上了宽阔舒适的坡道,让人们可以拾级而上,参观游览。

  细心的游客会发现,六合明城墙与南京明都城的城墙相比,要小几个等级。其断壁处的宽度在2.5米至3米之间,而且城砖长约35.5厘米,宽在18.5—19.5厘米之间,厚只有9.8厘米上下。而南京明城墙的城砖长约40—50厘米,宽20—22厘米,厚有10—15厘米。

  出现这样的差别,倒也并不奇怪。因为明朝时,等级非常森严,建造城池亦有都城、王城、府城、州城、县城之分,所以不同地方城墙的规模、高度、宽度,包括建造城墙所用城砖的大小都有不同的规制。

  不过,朱皇帝在建造同样都是都城卫星城的浦口和六合时,也是厚前者而薄了后者的。据史料记载:明洪武年间建造的浦口城周长16里,所用城砖的大小也与南京城的相近,只不过砖上面大部分没有烧制者的姓名、产地而已。而六合城周长仅8.82里,只及浦口城的一半多点,城砖也要小许多呢。

  六合,古称棠邑。清《光绪六合县志·地理志》记载:“襄公十四年(公元前559年),楚子为庸浦之役故子襄师于棠以伐吴,此棠之初见也。”这是有历史记载以来对棠邑的最早表述。两晋时期,棠邑升格为郡。579年,北朝的北齐南下,改称这里为六合郡,取平定江山、横扫六合之意。

  而六合城史即始于这个时期南朝的齐国。据宋《嘉定六合县志》记载:“棠自齐以来有城”,“东过冶浦桥之东,西过今城之西,南跨滁河之南,北过今城之北。”之后,这里毁于兵燹。

  北宋灭亡后,南宋都城南迁,六合成了抵抗金兵南下的最前沿。绍兴二年(1132年),兵马大元帅阎仲向高宗皇帝奏请“六合就旧城濠筑城”,当即得到批准。后来,新任兵马大元帅郭振直接掌管建城事宜,他突破了原来的一城一池模式,首创一城三池格局,即有正城、北城和南城3个部分。正城即六合主城,按照齐时旧城濠原址筑城,南临滁河,通长864.5丈;另筑北城一座,与正城相接,通长575.3丈;河之南部分再筑城一座,通长554.5丈。正城和北城皆为“砖包砌”的城墙,不过,大概是经费有限,南城只夯筑了“土城一座”。

  此后,为了更好地发挥抗敌前沿的作用,南宋先后多次拨款对六合城墙进行维修。明代初年才废止毁弃。

  至于六合明城墙的建造时间,据专家推测,当在明洪武二十二年(1389年)六合划归应天府(南京)之后。

  据史料记载,明崇祯九年(1636年),邑人孙国敉提出,“六合为金陵门户,万一有警,等于弃地”,再提筑城之事。不过,起初地方政府官员抱着“聊毕上命”的态度,只是筑了个土城。上级巡查发现,“深责苟且”,并拨款重建。这一次城墙就像模像样多了,周长1323.6丈,高2.5丈,垛口多达1647个,四周还有护城河。

  此后数百年间,六合城墙经历过多次修葺和出新,至民国时期,城墙周长4410米,高达8.33米。据研究当地历史的专家介绍,明清两朝,对修建六合城墙的质量要求都很高,“城墙内侧有护墙,外墙还有垛墙。城门均为拱卷式,形制森严,上有歇山顶重檐城楼,蔚为壮观”。

  可惜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在城市建设和改造中,六合明城墙大部分都被拆除。只有一段百余米的墙体因为可以被当作新建粮仓的围墙,幸而得以保留。2002年,这个粮仓被撤了,北面作了宿舍区,粮仓、粮屯及南面、东面的围墙都被拆除了,位于西面的这段明城墙,因孤零零地紧邻护城河,“不碍事”,又一次得以保留。

  这段古老城墙线年。滁河环境整治指挥部工作人员在六合永宁街附近的滁河堤岸中,发现有一段护坡疑似城墙遗址,请专家鉴定,竟真是明城墙的墙基。而且相距不远处,近半个世纪以来一直被人们视而不见的这段“废墙”,居然是大明王朝的遗物。

  当年,这段明城墙就被正式公布为南京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去年,六合明城墙公园建成并对公众开放。

  “空城计”、“草船借箭”,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三国故事,可是历史上的南宋时期,在六合城墙上还真有人巧施这两招,大败了金军。

  那是南宋开禧二年(1206年)十二月,金军大举南侵,宋军迎战于楚州(今淮安),但那里无险可守,难有作为。据民国《六合县志》记载,当时有军师建议:“六合乃东西南北之通衢,南下建康(南京)必经之要冲,城池坚固,进可攻,退可守,当为歼灭金人的好地方。”宋帅采纳了他的建议,命宋军假意不支,边战边败边退,将金军引往六合方向。与此同时,大批宋军藏进六合城里,“偃旗息鼓,设伏兵于南门,列万弩于城上”。当金军兵士涉水临濠准备登城之际,城上万弩齐发,金军兵士死伤无数。金军慌乱迟疑之时,城上旌旗四处飘扬,战鼓响彻云霄,城门大开,宋兵大举出击,金军大败遁去。

  不甘失败的金军首领经谋划筹备,再组兵十万,将六合城重重围住。他们本打算烧毁堤塘木,然后挖开堤坝,放水冲毁城墙,但宋帅早有防备,令弓箭手远近上下交叉射击,让金军士兵靠近不了,无奈之下只得放弃此计。金军从西、北、东三面攻城,却久攻不下。

  战况正紧之时,六合守军却发现,军械库内“箭矢已尽”。当晚,宋军中挑选了一名魁梧健硕的兵士,头戴花翎、身穿文官长袍,前呼后拥地上了城墙。金军以为守城最高指挥官亲临,争相射之。那一晚,城墙上黑暗处人影密集,时而鼓鸣如雷,时而杀声阵阵,金军搞不懂宋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便命弓箭手轮番射击。到天亮时分,“矢集楼墙如猬”。六合城守军轻松“借到”了20余万支箭,解了燃眉之急。

  此后,金军增兵围城,六合四面金军营帐绵延达三十里。宋兵应对之策是令守门兵士在城门口打闹嬉戏、斗殴作乐,装出很闲的样子麻痹金军,到了夜里却派小股部队四门出击,搅得金兵“尽夜不能寐”。金兵见占不到便宜,向后退守十里。宋帅料定金军还会再来,设伏于城东,前后夹击,终大败金军。

  作为南京的“卫城”,六合的城墙无论规格、大小都无法和南京都城的相比,但是在六合民间却流传着“纸糊的南京、铁打的六合”的说法,而且是有史料记载作佐证的。

  这事要追溯到100多年前。清咸丰三年(1853年)春,太平天国的军队只花月余时间就攻陷了南京。此后,又一路西征、北伐,攻占江西、安徽、江苏城镇无数。然而就在天国都城天京眼皮底下的小小六合县城,却坚如磐石。六合县令温绍原,智勇过人,通晓兵法,对清廷忠心耿耿,率兵与太平军反复展开拉锯战,竟然在“敌军围困万千重”的艰难困苦之下足足坚守了5年多。清《光绪六合县志·地理志》赞道:“自是铁铸六合,称闻天下矣。”

  咸丰八年(1858年),太平天国又派英王陈玉成率部攻打六合。起初依旧是久攻不下,经谋士筹划,太平军于西门、北门暗掘地道。然六合守军在城中也以地道应对,他们借着城内地势高、比较容易挖掘的优势,对准方位,然后突然洞穿太平军的地道,杀死其中的士兵,然后将地道堵死。

  如此三掘三穿三堵之后,太平军改从六合城小东门掘地道。这里滨河,地势低洼,温绍原想用原计策应对,但在城中挖掘不久就有地下水喷涌而出,难以继续,而城外太平军的地道却有地方将水引走,终将地道挖成,灌入炸药,炸开城墙,杀入了城内。温绍原率守城官兵战至最后一人,六合还是被攻陷了。

  所以,其实在“铁打的六合”后面还有一句:“铁打的也有破城时”,这也是实话。